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11-06

情景记忆。学习外语需要记忆,但也不完全是死记硬背。要善于结合某一个场景、某一件事情学习语言,这样学习的效果往往更好,记得更牢,永远不忘。这方面我亲身经历过许多事例。

    记得大学一年级刚开始学英文(我初中高中都学俄文),一次,我们几个同学和一位系里高年级的英文老师同搭一辆学校的卡车进城。那位老师是印尼归国华侨,英文很好,我们低年级的同学都很佩服、羡慕,但平时没有机会接触,也很少能听到他讲英文。当时学校附近的路不好,车子开得又快,所以很颠簸。这时,我听到那位老师口里嘟囊了一句 Damn, what a bumpy road. 我知道他说路不好,但不知道damn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bumpy这个词。因为不熟,也不好意思问。回到学校一查字典,原来Damn是骂人话,相当于 “妈的”、“该死”;bumpy是指(路)崎岖不平的、(车)颠簸的。Damn和bumpy两英文单词我就是那一天记住的,而且这两个英语单词连同当时的场景几十年不忘。

    上世纪70年代末我被派到支援非洲医疗队做英语翻译,在不同的场合下,也不知不觉地学到许多东西。一次我应邀到医疗队附近的国际难民救济机构去做客,那里从英国和澳大利亚来了一批新的志愿人员,都是年轻人。因为我讲英文,平时偶尔与这个机构有业务上的联系,所以他们特地请我参加聚会,和他们一起吃饭、聊天。

    饭后,人们三三两两地跳起了迪斯科。这时一个叫Diana的英国女孩过来请我跳舞。我当时很紧张,一是不会(那是上世纪70年代,国内没有人跳迪斯科,出国前没看过),二是那里没有像现在这样开放,不敢,怕违反外事纪律。于是,我连忙说不会,拒绝了。她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一转身坐到了椅子上,嘴里说:“I am offended”(我生气了)。

    我惊恐万状,连忙道歉。见我如此紧张,她玩皮地一笑说:Don’t worry, I am pulling your legs. 以前我并没学过这句话,但在当时的情况下,我立刻理解,她是在和我开玩笑。回到宿舍翻开字典一看,to pull one’s legs的意思就是“逗某某人” 、“和某某人开玩笑” 。从那以后,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短语,而且时常会拿来一用。

    Dazzling这个词我也是偶然的机会在街上学到的。一次我们一行人在澳大利亚悉尼大街上等车,一辆出租车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一位年轻母亲抱着一个婴儿走了出来。当时是中午,太阳很亮,那位年轻妈妈望了一眼天空大声说了一句:Oh my God, it is dazzling,说着赶忙用另一只手撑起了遮阳伞。当时我心里想,啊!原来太阳光晃眼睛英文叫dazzling,我以前还真没学到这个词。从那以后我再也忘不了这个词了。

    更有趣的是我从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口里学会了man这个词的用法。记得也是在非洲之角索马里东北部红海之滨伯贝拉港口附近的海滩(离医疗队驻地100多公里,周日有时我们开车去那里游泳),我们的车子陷到了沙坑里,几个医生正在帮着往外推车。这时,迎面开过来一部豪华的大轿车,见我们挡在路上,轿车停了下来。车门开了,但没见有人出来。两秒钟后,一个个头不高的小男孩从车门后闪了出来。他五六岁的样子,白白的脸(看上去是欧洲人,但说不准是哪个国家的),油亮的小分头。男孩大模大样地走过来冲我说:Hi, man, need a hand?没等我开口,后面车窗里传来了一个大人的话:Boy, behave yourself. Be polite.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开车的先生,很可能是男孩的父亲。当时我不但没有任何的不高兴,反而被这个小男孩吸引了。我知道,他是在装“小大人” ,学着大人的口气问:“喂,伙计(哥们儿),要帮忙么?” 也知道man这个最基本的英文单词的用法,但从一个孩子的口中听到活用这个字,感到十分有趣,所以印象非常深刻。现在,在好朋友之间,我也会经常说:Hi, man, behave yourself.

    说到man的用法,我想到了另外一个小故事。我在新加坡大使馆工作期间,有一位很好的欧洲朋友。他常年在新加坡工作,在新加坡安了家。他家就住在离使馆很近的地方。周末他经常请我到他家喝茶、聊天。他有两个男孩,大的六七岁,小的四五岁。那个小男孩非常淘气,一刻也不老实。有一次我正和我的朋友坐在沙发上聊天,突然听到身后“咚” 的一声响,回头一看,小男孩从凳子上摔了下来。我们急忙跑过去一看,孩子的前额磕了一个大包,看得出,摔得不轻。可能由于磕痛了,那孩子大哭不止。我试着安慰了几句,不顶用。这时,孩子的爸爸站在一旁不紧不慢地说:“No more crying. Be a man!” (别哭了,像个男人的样子!)这一句话很管用,孩子马上不哭了。后来我问我的朋友为什么,他说,他经常教育两个男孩子,要坚强、勇敢,因为他们都是男孩子。Be a man像个男人的样子,做个大丈夫,拿出点男人的气概。简单几个字,十分传神。现在每当朋友、同事聚会,洒桌上,如果有哪位男士跟着女士喝饮料,我便会开玩笑说:Be a man!

    另外,恭维女士衣着经常用到的两个英语单词,我也是在一个特殊的场合下掌握的。记得那是2001年7月美国国庆节前夕的那个晚上,我应邀出席美国驻新加坡大使馆招待晚会。在美国大使馆官邸大厅门里,美国驻新加坡参赞刚和我握完手,就面对我身后的人大声说道:Oh, you look gorgeous tonight. 我回头一看,是某位大使携夫人正步入大厅。大使夫人穿一套淡紫色的晚装,两个夸张的耳坠和一条大大的项链在明亮的灯光下闪闪发光,整个人看上去光彩照人,十分高贵。这时我心中暗喜,心想,过去一直不知道在这种场合下用英语恭维女士衣着、服饰怎么说,现在终于知道了。原来只知道gorgeous这个词的意思是豪华的、金碧辉煌的,在我印象中,这个词多用来形容建筑,不知道还可以用来形容女士的衣着。

    我心里正在重复着gorgeous这个词的时候,听到美国参赞又朝门口的另一位女士说道:Marry, you are so ravishing. 我回头一看,参赞正和另一位夫人握手。这位女士比刚才的大使夫人年轻一些,穿得也比那位大使夫人更华丽,光彩照人,十分抢眼。Ravishing这个词我很早以前就碰到过,也试着记住,但一直记得不牢。回到驻地,我翻开字典,再次查阅了ravishing一门,词典上的中文解释是:十分美丽的令人陶醉的。从那以后,我再也忘不了这个词了。

    关于马路、交通等方面的几个词,也是我在特定语言环境下轻易举记住的。以前我不知道城市街道中心的“转盘” 怎么说,在国内出版的几个汉英大辞典上也没有查到,心中感到很郁闷(后来我才发现,我查不到这个词的原因是“转盘”是北方口语,标准的说法应该是“环岛”)。上世纪90年代初,我因公去伦敦开会,下了地铁打听去会场的路,一位戴着金丝边眼镜、西服革履的老先生非常清楚地告诉我:Turn left at the next roundabout, you will see a yellow building. It is a big one, you cannot miss it.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前面不远是一个街心转盘,当时我心里一亮,别提多开心了。不是因为我找到了会议地点,更主要的是它的副产品,我知道“转盘” 英文怎么说了。

    Give way这一用法也是那次出差去英国时学到的。有一次我在伦敦市区一个小的丁字路口(没有红绿灯)看到Give way这样的标牌,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后来看到,不管主路上有没有车子通过,小马路上开过来的车子都会在路口主动停下来,在看清楚主路左右两侧都没有其他车辆行进时,才开车通过。原来这就叫give way,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让路”,或“对方先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