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11-06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我国就开始重视出版界的中外交流和国际合作。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配合下,新闻出版署于1987年在北京组织了一个发展中国家出版业务培训班,亚洲有多个国家派学员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学习班,主讲人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出版处的官员奈尔先生,用英语上课,我被指定为班长。在那个为期两周的学习班上,我从奈尔先生那里学到了不少表达方法。

    当时学习任务很重,第一天安排的内容很多,一天下来,大家都感到有些累。晚饭前结束的时候,奈尔先生说:It is really a long day today. Thank you for your patience. See you tomorrow.这是几句非常普通的话,但还是引起了我的兴趣。A long day我懂,意思是“很辛苦、很累的一天”,相当于我们口头经常说的(忙了,累了)“一大天”。但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说,感到很有味道。

    后来记不得过了多久,在书店里看到一张招贴画,上面画着一个两三岁的男孩子,穿着爸爸下矿井的长靴(一直到大腿根),灰头土脸,旁边方框里的字是这个孩子说的话:I had a long day today.(他是学着爸爸下班回来的样子说:“今天忙活了一整天。”)我看到以后感觉非常亲切,非常幽默,很有生活气息。这时我又想起了奈尔先生的话,对这句话的印象也更加深刻。从此,这句话也变成了我自己的话。

    学习班进入第二阶段,让每位学员上台发言,总结自己学到的知识。这时,奈尔先生的一句话又吸引了我。他说:Now, you do the talking, I do the listening.(现在你们讲,我听。)这也是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只是以前自己不会这样说。后来一次和外国朋友聊天时,他抱怨他的一个朋友太能说,别人插不上话。他说:Blabla, Bob did all the talking last night.(昨晚鲍勃一个人哇哩哇啦说个没完。)这让我又回想起了奈尔先生当年的那句话,从此,这句话我也经常挂在嘴边。同时我又学到了一个新的词blabla(哇哩哇啦)。

    学习班最后一天结束比较早,下午3点多,奈尔先生就宣布:Now, I am going to call it a day.(今天就到这里。)我听了很开心,不仅仅是因为课程终于结束了,也因为我又学到了一个新的说法。to call it a day(到这里就算作一天,今天到此结束)。

    我在新加坡使馆工作期间,中新经贸往来发展很快。新加坡资政李光耀先生对中国的发展前途充满信心,认为新加坡应该进一步加强同中国的经贸合作,为此,他提出了要“搭中国经济发展的顺风车”。他的这句话我首先是在《新加坡联合早报》(新加坡的中文报纸)上看到的,但凭我的经验,我知道,他的话首先肯定是用英文说的,《联合早报》是从英文翻译过来的。我急于想知道,搭“顺风车”这句话李资政英文是怎样说的,于是我马上翻开了当天的《海峡时报》(Strait Times,新加坡的英文日报),原来英文是to hop on the juggernaut of Chinese economic development。我随即查了英汉字典。原来juggernaut这个词来源于印度教,其中一个意思是“(讫里什那)神车”。李资政的这个比喻十分形象,而且寓意深刻,一时间在中国、新加坡乃至整个东南亚广为流传。我也因此学到了一个词,一个新的表达方法。

    在新加坡使馆工作期间,由于工作需要,我经常出席演讲会,发表演讲,介绍中国的投资环境和优惠政策,讲解产业政策,提供商业信息,宣传投资机会。每逢这时,新加坡的企业家、银行家、各行各业的人士都十分踊跃地参加,而且都表示对演讲很感兴趣。有一次中间休息,听众席上的不少人围了过来和我搭话。其一位朋友说:I like the way you put it. While you are telling us the advantages of investment in China, you also tell us the problems we may face. You never try to tell us that China has the best of everything. That makes your speech more convincing.(我喜欢你的演讲,你不只是宣传投资中国的好处,同时也提醒可能遇到的问题。你从不说中国样样都好,这使你的话更有说服力。)他这几句恭维的话里有一句是我第一次听到的说法:to have the best of everything (什么都最好,样样都最好)。这虽然是一句简单的话,但很到位,很有意思,所以我记得很牢。

    另外一个十分微妙的说法也是在一个特殊的场合下学到的。1990年,我带领中国儿童读物联盟代表团到美国参加国际儿童读物联盟大会。会议结束的那天晚上安排了酒会,各国代表在一起边喝边交流(也有喝饮料的)。一位先生端着两杯放了冰块的红葡萄酒,来到我们一伙人中间,他想约他认识的一位女士喝酒。那位女士推托说,谢谢,不喝了,但那位先生坚持说,我知道你喜欢喝酒,喝一杯吧。这时旁边的一位女士轻轻对那位男士说了一句She is unwell, 于是那位先生马上不再坚持,礼貌地走开了。这一切,当时我都看在眼里,心想,这句话一定有一点文章,看上去那位女士不像不舒服的样子。回到房间,我打开字典一看,明白了,原来unwell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