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11-06

英语作为一种通用的国际语言,越来越受到各国的重视。中国也不例外,学习英语的人与日俱增,能讲一口流利英语的国人越来越多。但对大部分人来说,总觉得英语很难学,特别是对于非学习英语专业的人士来说,尤其如此。不少人花了几年的功夫也过不了关。有些人经过几年辛勤的努力,即使书面文章可以看懂了,但听说不行,要么听不懂别人的话,要么自己张不开嘴,说不出来。有的人敢于张口,但发音不准,说出话来别人听不懂,有的人则一说话就犯语法错误。有的人听说都能应付,但仅限于眼前简单的几句话,稍微深谈就不灵了。也有的人写能写,要说能说,而且语法上也挑不出大的毛病,但写出来的东西或说出来的话,一看、一听就是中国人讲的英语(这里不包括语音语调方面的因素),所谓“中国式英语”。

    上面提到的这些问题,是不少学习英语的朋友遇到的带有共性的问题,归纳起来有五个方面。

    首先是发音的问题。学习英语首先必须发音准确,这是基础的基础,也是门面。否则语法再好,词汇量再大也不管用,你说的话别人听不懂,或者让人听起来十分费力,有时甚至像猜谜一样。英语特别难发的音不是很多,而且有两个诀窍:一是掌握好速度,不要太快;二是养成发音到位的良好习惯。特别是双元音的发音,一定要到位,不能一带而过,把双元音发成单元音。发双元音的时候,要把速度慢下来,把两个元音过渡的过程走完。

    我的这一点体会来自于我第一次同一位英国先生的谈话。七十年代末我第一次出国,在飞机上刚好和一位英国先生坐在一起,第一站从北京到卡拉奇,一路上天南地北,整整聊了五六个小时。这是我第一次坐下来用英语和英国人聊天,也是对我学习英语影响至深的一次谈话。他的话我听得非常清楚,虽然带有比较明显的伦敦口音,但听起来十分顺耳,甚至有一种美感。

    一开始,我不明白,为什么他的话那么好听,听起来那么舒服。于是,我一边同他聊天一边捉摸,后来我终于发现了,原来他说话速度控制得非常好,不紧不慢,吐字十分清楚。另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是,他每一个双元音都发得非常到位,让人听起来既清楚又有一种抑扬顿挫的音乐感。

    还有一点,他的话从头到尾没有一个深奥、古怪的词,也很少有什么特殊的表达方法。他用的都是常用字,但听起来始终那么文雅,那么讲究,那么到位。这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学习英语能掌握大量的词汇固然好,但首先要在常用词上下功夫。只要把少数常用词学到家,学深学透,即使词汇量不大,也能讲出标准漂亮的英语。

    从那以后我就养成了讲英语叶字清楚,控制速度,发双元音到位的良好习惯,同时,下功夫把为数不多的常用词(特别是常用动词)学好。关于这一点,下面我还会专门提到。

    二是口语跟不上。多数学英语的人过分注重书面语言,死抠语法,听说能力差。这是我国以往外语教学普遍存在的缺陷,近年来这种状况有所改观,但比起国外的外语教学,我们的教学方法仍然比较陈旧、落后。

    国外流行的外语教学方法是从会话开始,注重口语,注重表达,包括陈述、讨论、复述等等,到了一定时候才引入语法的概念。这样做的好处是容易开口,学习时也不会被语法吓倒(因为怕犯语法错误而不敢开口)。其实我们儿时学话也是这样,等到我们开始学习语法的时候,我们已经什么话都会说了。当然,作为成人,学习一种外语时,毕竟和幼儿学话有所不同,在学习开口说话的同时学习一点基本的语法也是必要的,但不能过分强调语法,特别是在开始阶段。

    三是词汇量少,达不到基本的要求。根据我多年的观察,要想比较全面地掌握英语,自如地应付各种情况,包括把英语作为工作语言,需要掌握5000到6000个英语单词(当然,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掌握的词汇量越大越好。一个受到良好教育的英国人或者美国人有可能会掌握8000个左右英语单词或更多)。但对于一个以英语为母语的普通人来说,他们平时使用的词也就在5000到6000左右。而对于把英语作为外语学习的我们来说,非专业人员能掌握3000到4000个英语单词就足够应付任何情况了,甚至就可以为外国公司打工了。一般情况下,熟练掌握2000多个左右英语常用单词就可以充分表达自己,就可以走遍天下,这对绝大多数的人来说,应该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要想学外语,必须过单词这一关,这一点没有变通的余地。另一方面,还应看到,其实学习英语单词也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有各种各样的办法,有时甚至是一种乐趣。关于这一点以后我会专门谈到。

    四是中国式英语。不少人学习英语的过程中摆脱不了母语的主导,张口之前先想汉语怎么说,然后翻成英语,用中文的语法习惯和思维方式讲英语,也就是通常人们所说的“中国式英语”。这个方面的问题不但初学者会碰到,就是英语已经有了一定基础、能够自由表达的人也常常会遇到。这种英语讲出来别人可以完全听懂,但英国人一听就知道不是英国人讲的英语。

    所谓中国式英语,就是用中文的语法说英语,比如,平时大家开玩笑说的Good good study, day day up(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早在海外最流行的一句中国式英语是Long time no see(好久不见),只不过由于这句错话说的人太多,用的时间太久,以至于后来被英美人认可了,他们自己偶尔也会这样说。

    真正学英语的人一般不会犯这样明显的错误,但有些不明显的错误就很难免。比如“汤姆理发去了”,我们不能说成Tom went to cut hair,说Tom went to have hair cut 也不标准,但不少人的确会这样说。正确的说法应该是Tom went to have his hair cut. 上面这个句子里,英语比汉语多了一个物主代词,这是英语和汉语表达方式不同的一个很小的例子。

    五是语法问题。尽管我们中国人学习英语非常注重语法,但许多人还是会常常犯语法错误。语法包括两个部分,词法和句法,两者同等重要,两个方面都容易出错。这一方面是由于英语语法和汉语语法有很大的不同,两种语言属于完全不同的语系(汉语属于汉藏语系,英语属于西日耳曼语系),学习者有时跳不出汉语的语法习惯和表达方式。

    比如,中文问“小李不来了吗?”答,“对,他不来了”。英文不能说Yes, he willnot come. 而必须说No, he will not come. 否则就会闹笑话,就会误事。中文说“对”,肯定的是前者的说法,英文“No”,否定的小李要来。两者意思一样,但说法截然相反。

    关于这一点,我曾经遇到过一个难忘的例子。记得三十多年前我在援助非洲医疗队工作期间,我们的一个医生就闹过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当时我们的医生大都会讲基本的英语,能应付日常的工作。一次,医院来了一名外伤患者,情况比较紧急,需要立即处置。但那天院里刚好碰上停电,手术室不能用。看到这种情况,在场的唯一一位索马里的小护士就问中国医生说:We do not go to the operation room, do we?,意思问是不是就地处理,不去手术室。中国医生用英语立刻回答说,Yes,心想,那还用问,当然是就地处置。但一转身,发现那位小护士不见了。等了好一会儿,小护士气喘吁吁地推着手术室的车子跑过来了,并动手往车上搬患者。这使我们的医生很生气,还批语了她几句。小护士莫名其妙,委屈得哭了。

    事后,医生和我聊起这件事,我才知道问题出在何处。我告诉那位医生,错误不在小护士,而在他自己。他不应该答Yes,而应回答No。小护士用的是反问句,如果你想说“对,不去”,你就必须说No,(we don’t).你Yes, (we do)。意思就是你要去手术室,所以小护士才急忙去手术室推车。医生恍然大悟,赶忙把小护士叫来向她道歉。弄清了原委,两个人不禁笑作一团。

    另一方面,是由于英语语法相对比较灵活,特殊和例外情况较多,所以必须特别留意,专门记住。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英语短语look forward to (期待着)是个常用的短语,经常会用到。不少人会说,I am looking forward to meet you in the future(我期待着不久的将来和你会面),或者I am looking forward to hear from you (我期待着收到你的答复)。这两句话都不对,问题出在to 的后面。look forward to的后面不能接动词不定式,一定要接动名词。所以上面两句话应改为I am looking forward to meeting you in the future和I am looking forward to hearing from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