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第二天,各医疗队派来的信使陆续来到首都,医疗队总部大院立刻比平时热闹了许多。院子里停满了前来取信的汽车,分别一个多月的朋友再次见面,分外开心,大院里欢声笑语,充满了生机。食堂也忙碌起来,准备加餐,一些翻译主动到食堂给师傅打下手,助厨。整个医疗队像是在庆祝一个重大的节日。

      向医疗队总部和大使馆汇报工作也是我们的一项重要任务,好在由于各方面都比较顺利,没有多少难题需要解决,所以,汇报倒也简单,例行公事。来到使馆后,杨会计同志通知我,使馆准备给各医疗队补充一批生活物资(毛毯、帐篷等)和食品(腐乳、酱菜、干菜等),届时将派专车送到哈尔格萨,并定好了日期,让我们到布劳迎接。

       下午,众人期盼的信使如期而至,使馆工作人员迅速开始分检。各专家组派来取信的人早早来到使馆等待,本来不大的使馆一楼大厅里立刻沸腾起来,人们迫不及待的等待叫到自己专家组的名字。承担取信任务的人进水楼台先得月,能最先看到家人的来信,这是对他们最大的奖赏。一旦拿到信袋,他们会马上开始在众多的信件中快速翻找自己的家信。但是,为了让专家组的同志们能够第一时间看到家信,他们没有一个人当场读自己的家信,而是把信往口袋里一放,立刻开车回驻地。不一会儿功夫,使馆大厅便人去楼空,安静下来。

       我随医疗队总部的人一起,把信取回医疗队,然后协助分检。当我从上百封信件中第一眼看到我的名字,看到爱人熟悉的笔迹时,我的心跳猛然加剧,几乎要跳出喉咙,泪水不知不觉沁满双眼。当时的心情,无论用什么语言也无法形容。人们都知道家书抵万金这句成语,但是,对于远在万里之外的人来说,这句话的分量要重的多。

       当天晚上,总部医生们下班回来后,第一件事便是分信、读信。拿到家信的医生们一个个人喜笑颜开,乐不可支。晚饭的气氛也因此而更加活跃,大家的话语明显比平时要多。饭后,每个人都回到自已的房间,一遍又一遍的阅读亲人的来信,同时,忙于给家人写回信(信使一般在使馆只停留一两天)。这是援外人员最幸福的时刻。

       第三天晚上,中国援索专家组大本营放电影。大本营有一个业余电影放映队,国内定期有影片发过来,有时是发行不久的新片。电影一般都安排在信使到来期间,每当这一天晚上,专家组大本营人声鼎沸,热闹非常。电影开始之前,各专家组的人陆续乘车到达,院子里人来人往,录音机里传出优美的中国音乐、歌曲,欢天喜地,那气氛,别提多么温馨、多么亲切,那感觉,别提多么幸福,仿佛回到了祖国,回到了家乡。当天晚上放映的是一部什么电影,我现在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好像不是一部新片,所以印象不是那么深刻。反倒是当时的气氛,让我记忆犹新,至今不忘。

       去使馆取信途中,汽车路过中国援索马里公路专家组总部,司机顺便过去办事,我也跟着进了大院。院子里人不多,可能白天都在外面有任务。在一个修理车间门口,我看见一位工人师傅在修车,便同他聊了起来。刚刚聊了几句,一只鸵鸟仰着头,迈着方步朝我们走过来,我感到非常好奇。我问鸵鸟是哪来的,师傅说,是施工时在草原上捡到的一只小鸵鸟,养了一年多就长这么大,鸵鸟很好驯养,什么都吃,熟了之后也不怕人。我们说话间,它溜溜达达,径直朝我们走来。师傅见状马上抬手把它轰走。我问为什么,师傅说,这只鸵鸟太淘气,会偷吃工具。有一次他将一把小钳子放在地上,转眼间就不不翼而飞,到处找不到,第二天有人发现鸵鸟的胃有一处向外突出,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一摸,果然是一把钳子。我听后十分为鸵鸟担心,师傅笑笑说,没事,鸵鸟的消化能力极强,没有多少天就不见了,当地人说,鸵鸟在草原上也时常会吃石子。《援外手记》30、欢天喜地迎信使

(这就是那只偷吃钳子的鸵鸟)

       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鸵鸟,它使我很好奇,我心想,如果我也能捡到一只来养,那该多好。


上一篇: 《援外手记》29、海外遇同胞 别提有多亲
下一篇:《援外手记》31、同鸵鸟赛跑

2条评论

  1. I like the valuable info you provide on zhouhongli.blog.techweb.com.cn . I will bookmark your blog and check again here regularly. I’m quite sure I will learn lots of new stuff right here! Best of luck for the next!

发表评论